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学习笔记 >

精力管理04:成功人士罗杰遇到的5个障碍

2020-07-23 19:41:01学习笔记 201人已围观

罗杰42岁,风华正茂,是一家大型软件公司的销售经理,6年中4次升迁,家庭也幸福美满。可现在却有5个基本障碍困扰着他:精力低下,焦躁,消极,人际关系淡薄,还缺乏激情。工作中一封接一封的电子邮件,一个接一个的指标,一件接一件的危机处理让他身心俱疲,专注力也日渐恶化,你是否也有相同的困惑?

罗杰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的教学基地与我们见面时,已经是一位典型的成功人士了。他42岁,风华正茂,是一家大型软件公司的销售经理,拥有6位数的薪水,主管西部4个州的业务,用不到6年的时间实现了4次升迁, 1年半前刚被提拔为副总经理。他和39岁的妻子瑞秋相识于大学校园,在20多岁时确定恋爱关系。结婚15年,育有二女,艾莉莎9岁,伊莎贝尔7岁。瑞秋是一所学校的心理咨询师,工作繁忙。他们住在凤凰城郊区,与另外6个年轻的家庭是同一条巷的邻居,拥有一栋亲手设计的房子,双双奔波于繁忙的工作,还要为孩子安排充实的日程,生活可谓满满当当。但所有这些也是他们辛勤劳动的成果。不论寻求任何人的意见,都会说他们的生活充实又美满。

尽管如此,罗杰需要我们的原因则是老板对他的工作表现越来越不满意。“多年来我们一直把罗杰当作希望之星,”他的老板告诉我们,“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两年前,我们破格提拔他担任领导角色,从那往后他的表现就从A级直线下降,现在最多只能打C+,还影响到了整个销售团队。我很失望,也很沮丧。虽然现在对他还没有完全失去信心,但如果仍旧没有改善,他的事业也到此为止了。如果你们能帮助他重回正轨,我会非常高兴。他是个才华横溢的好人,我也不想失去他。”

我们的工作很重要的一环是透过表面看清客户的生活中实质发生了什么。面对现实的第一步是“全情投入问卷”,我们通过一系列精心设计的问题构筑客户的行为模式,量化各方面精力的消耗及恢复情况。除此之外,罗杰还提交了一份简明用药史和完整的营养表,详尽记录了指定3天内的饮食情况。等他到达基地,我们安排他进行了数项体能测试,指标包括心血管容量、力量、灵活性、体脂比例以及血液生化指数,比如胆固醇水平。显然,通过阅读本书并不能获得相应的体征数据,但若读者不按照第三章推荐的方式进行心血管训练和力量训练,必定会逐步失去精力。

罗杰的数据显示出5项表现障碍:精力低下,焦躁,消极,人际关系淡薄,还有缺乏激情。尽管收到如此评价让罗杰很是困惑,但他的自我评估也只比同事评估高出一点点。我们发现这些表现障碍都归因于低效的精力管理,他的各项精力不是补充不足就是储备不足,有时候也二者兼具。此外,几乎所有表现障碍都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

体能不足是罪魁祸首

罗杰所有的表现障碍中,最明显的共因是他的体能管理方式。从高中到大学,他一直是校运动员。篮球网球样样过人,还练就一副引以为傲的好身材。在药用表上,他对自己的评价是“超重5~10磅”。但在问卷中,他承认高中毕业后体重增长了23磅。他的体脂比例是27,是我们客户的平均水平,但却超出该年龄段体脂上限25%。他的肚腩已经越过了皮带扣。他从没想过自己也会经历典型的中年发福。

罗杰最近一次血压测量结果是150/90,正好处于高血压临界点。他承认医生催促他调整饮食结构,多锻炼身体。他的总胆固醇量为235,远远高出理想水平。他10年前就戒了烟,也坦白偶尔压力特别大的时候还是会抽一支来解闷。“我不认为那算抽烟,”他说,“我也不想再讨论这件事了。”

罗杰的饮食习惯已经充分解释了他增重以及精力低下的问题。大多时间他总是不吃早餐(“我在减肥”),然后在10点左右变得饥肠辘辘,只好去餐厅点一份蓝莓松饼,并为自己续上第二杯咖啡。在办公室工作的时候,他总是在办公桌前解决午餐,虽然他努力把食物控制在一个三明治和一份沙拉的范围,但还是会拿一大碗酸奶冰淇淋当甜点。在外出差时,他总是用汉堡和薯条或外带披萨作为午餐。

大约下午4点钟,罗杰的精力降了半旗,他会奖励自己一把曲奇饼干——办公室常备零食。一天中,他的精力水平会急速上升然后断片,取决于他多久没有吃东西,以及补充的是哪种糖类零食。精力断层会强烈影响他的急躁程度和专注时间。晚餐是罗杰最丰富的一餐,也是导致他超重的罪魁祸首。等到7点半或8点的晚饭时间,他早已饥肠辘辘,准备好好安慰自己的肠胃——一大碗意大利面,或是大份的鸡肉或牛排,土豆,酱汁充足的沙拉,外加大量面包。只有一半的时间,他能抵制住晚间甜食的诱惑。

罗杰几乎总是能抗拒运动,而运动本可以抵消暴饮暴食的部分后果,还能有效缓解负面情感,让思维恢复清醒。他的解释是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早上6点半就要出门上班,晚上花1小时15分钟才能到家,最不愿做的就是出去慢跑,或者蹬一蹬地下室的自行车。因此自行车至今仍旧停在角落一动不动。同样遭受冷遇的还有罗杰早期购置的装备——一架划艇机,一架跑步机,还有各式杠铃。

去年圣诞节,瑞秋送给罗杰一张他办公室附近的健身俱乐部的会员卡,附带私人教练课程。第一周他去了3次,感觉良好,第二周只去了一次。一个月过去,他就再也没到访过那家健身俱乐部。天气暖和的时候,周六他会去打高尔夫。虽然他不介意全程步行,但他的搭档更愿意乘小车。周日早晨他很想出去快步走,又被家庭琐事绊住脚步。这些情况导致他的耐力逐年下降。有次办公室电梯坏了,仅仅爬两层楼就让他气喘吁吁,以他现在的年龄来看,着实令人尴尬。

为了释放工作的压力,罗杰晚上回家通常要喝一杯马提尼,外加晚餐时的一两杯红酒,这反而让他更添疲惫。即便如此,他也很难按时上床睡觉。当他查完最后一遍邮件,关灯睡觉,已经是12点半或凌晨1点了。最多5~6个小时的睡眠也总是时梦时醒。每周至少有一两晚,他需要安眠药才能入睡。

罗杰承认,招待客户时他喝得更多。与客户的晚餐开始得更晚,结束也更晚,饮酒如饮水。餐前鸡尾酒加上正餐,三四杯红酒下肚很常见。这不仅给他的营养表平添几千卡路里,还让他一早醒来时眩晕无力。

如果没有咖啡因帮忙,罗杰很难撑下来一整天。他试图把上午的咖啡限制在两杯以内——特别疲倦的话会有三杯。他也曾两度试图戒掉咖啡,但结果头痛的状况又加重了。找到我们之前,罗杰一直记录着自己的营养摄入情况。每天下午的两到三瓶健怡可乐更增加了咖啡因摄入。长此以往,不仅罗杰的精力储备和质量受到了威胁,连专注力和进取心都岌岌可危了。

情感账户告急

在情感层面,罗杰的首要表现障碍是急躁和消极。这个结论让他很是吃惊。因为他长大后特别注意维持自己的运动员形象,对外表现相当随和。不论高中还是大学,别人眼中的他都是友善风趣,可以放心交往的类型。工作早期,他也曾是办公室里的开心果。好景不长,随着工作年份的增长,幽默带上了棱角,曾经的温和自嘲变成了尖刻的讽刺。

精力低下显然是根源之一,它让罗杰难以抵抗消极情绪的侵袭。与此同时,罗杰现在的生活也无法带给他积极向上的情绪。工作的最初7年中,罗杰的压力很大,但是机遇也不一般。他的老板善于培养员工,指导他,欣赏他的想法,给他很大空间自由发挥,提携他,让他得以平步青云。老板自身的正能量也带动了罗杰的自信心。

而现在,公司正处于低潮期,经费缩减,开始裁员,每个人承担的工作更多,收入却不相匹配。老板的负担更重了,约见罗杰的机会也少了许多,他忍不住怀疑自己是否已经失去了老板的青睐。这个念头不仅影响了罗杰的情绪,还打击了他的工作热情,最终连累了他的工作表现。精力具有极强的传染力,负面情感开始滋生蔓长,领导者对其他人的精力影响尤其明显。罗杰的情绪强烈地传递给下属,正如老板的忽视影响了他自己的精力。

爱情本是情感疗伤的最好灵药。罗杰一直将瑞秋当作爱人和挚友。因为缺少共同相处的时间,两人间的浪漫感和亲密感已经变成遥远的记忆,连亲热的次数都少了许多。他们之间的氛围越来越公事公办,话题都围绕着家庭事务和条件协商——谁去取干洗衣物或外卖,谁送孩子去参加课外活动。现在他们极少就各自的生活交流感想。

瑞秋也有自己的事业。作为心理咨询师,她经常要跑好几个学校,工作强度很大。一年前,她77岁的父亲被确诊为阿兹海默症,病情很快恶化。瑞秋的个人时间都被征用了——尤其是锻炼时间,她一直渴望通过锻炼保持苗条的身材,缓解紧张的神经。现在她用大量时间帮助母亲照顾越来越病重的父亲。父亲的病情无疑为作为母亲和全职工作者的她雪上加霜,也耗尽了她的精力储备。她更拿不出时间陪伴罗杰了。罗杰理解妻子承担的压力,却还是不由自主萌生出被抛弃的感觉,跟工作中的感受如出一辙。

这时, 9岁的艾莉莎课业也出现了问题。学校测试显示她有轻微的学习障碍,她开始认定自己是“傻子”,妨碍了学业和人际交往。罗杰知道艾莉莎需要关注和安慰,但他无法拿出足够的精力帮助她。 7岁的伊莎贝尔目前看上去一切都好,但罗杰的疲倦也影响了父女交流。每当她想找爸爸陪她玩纸牌或者大富翁时,他总是好言婉拒,或者干脆提议大家一起看电视。

至于友情,考虑到生活中已经有足够多需要操心的事情,看似更微不足道了。罗杰经常见面的三个朋友都是高尔夫球友,即便在一起的时间很放松,还是填补不了友情的空缺。他们在高尔夫球场闹哄哄地竞争,在俱乐部里抽雪茄喝啤酒,感觉更像兄弟会而不是真正的友谊。瑞秋不太跟这些人往来,也不喜欢罗杰在周六打高尔夫,一走就是五六个小时。她觉得这个时间用来陪伴孩子或做实事会更好。而罗杰认为,经过劳累的一周,自己至少值得一些放松和休息的时间。可他还是会感到内疚,毕竟妻子从来没有同样的休闲时间。而且讽刺的是,即使打了高尔夫,周末也很少让他有焕然一新和重装上阵的感觉。

徒劳地强打精神

罗杰对身体和情感的管理方式导致了第三项表现障碍:专注力差。疲倦,对老板不满,与瑞秋不合,内疚自己没有更多陪伴孩子,新职位的压力,这些因素让他很难把精力集中在工作上。当他还是普通销售员的时候,时间管理从来不是问题。而现在,他需要管理4个州共40名员工,时间突然变得捉襟见肘。步入职场以来,罗杰第一次感到自己精力分散、效率低下。

在办公室的一天,罗杰通常要接收50~75封邮件,至少两打语音信息。因为他一半时间都在外面,他开始随身携带黑莓手机,让自己随时随地都能收发邮件。时间一长,他发现自己永远都在回应别人的问题,而不是执行自己的日程安排。电子邮件也会分散他的注意力,他发现长时间做某项任务变得越来越难。他曾认为自己创意十足、足智多谋,还设计了整座办公室的客户追踪软件,可他现在已经没空接手长期任务了。罗杰的工作内容变成了一封接一封的电子邮件,一个接一个的指标下达,一件接一件的危机处理。他很少休息,专注力也日渐恶化。

就像他认识的所有人一样,罗杰也从不把工作只留在办公室。在回家的路上,他总是用手机回电话,晚间和周末还在回邮件。去年夏天全家第一次去欧洲度假,罗杰还是强迫症一般每天查邮件和语音信息。他对自己说,回到家发现1000封未读邮件和200条语音信息等着他显然更可怕,还不如假期内每天抽出1个小时跟进工作。所以在某种意义上,罗杰从未真正离开过办公室。

到底什么最重要

实际情况是,罗杰花费了太多时间应付外界的问题,反而不再思考自己对于生活的期望。我们问他,生活中最能给他带来激情和满足的是什么,他却张口无言。即便自己在公司的地位和威望都在上升,他还是没有太多的工作热情。在家也是一样,虽然他的确深爱妻子和孩子们,把她们视为至宝。精力的强大源头在于目标清晰,而罗杰显然缺乏这种动力。他也未曾培养深刻的价值观,激励自己更好地照顾身体,或者控制焦躁,更好地规划时间、集中注意力。这么多事情让他手忙脚乱,他没空反思自己是否做对了每一个抉择。思考人生只会让他更加消沉,因为所有事情看起来都无法改变。

罗杰几乎拥有了他曾经渴望的一切,但他却越来越感到疲惫、沮丧,形单影只。最后,罗杰告诉我们,他觉得自己变成了无能为力的牺牲品。

“我是一个好人,一个体面的人,我为了家庭倾己所有。我当然也有苦恼,但只是想要负起责任。我要供房供车,还想为孩子攒下教育费用。我也愿意保持身材,可是除了工作和路途的奔波,空余时间已所剩无几。我的确发福了,只是因为忙碌时很难保持健康的饮食。是的,我每天都吃零食,但几块饼干、偶尔一碗酸奶冰淇淋能对我怎么样?一天一两支烟、晚上两杯酒也不过是缓解疲劳的小小爱好,又不是上瘾。

“也许我在工作时过于轻易地急躁发火,但我本性并非如此。我没有得到老板足够的支持,公司还要削减经费。一个人在如此大的压力之下更难集中精力,或者产生热情。

“我很内疚自己没有花更多时间陪伴孩子,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很多。瑞秋说得对,即使我人在心也不在。不过她自己也是五十步笑百步。我怀念与妻子相处的时光。有时我会感觉自己被忽略了,可换位思考,她肩上的事情也够多了。

“我真心希望自己能重整旗鼓,但我不知道该从哪里改变。我告诉你,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我们办公室里有一半的人都离婚了。上周,一个42岁的同事突发心脏病,死在他的办公桌旁。我只想继续前进,还要留心别绊倒自己。这不是我理想中的生活,或许真有更好的,但我还没有找到。”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 11 篇文章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